中國閥門網 服務熱線:137-6080-1335
 
當前位置: 首頁 » 閥門資訊 » 國內資訊 » 正文

我國上市閥門公司股權激勵公告日的時機選擇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4-08-29  瀏覽次數:0
  摘 要 本文選取了2008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間首次進行股權激勵草案公告的245家A股上市閥門公司作為研究對象,運用事件研究法對上市閥門公司公告股權激勵草案前后的超額收益情況進行檢驗.研究發現:即使不考慮股權激勵本身帶來的短期市場效應,草案公告日也更可能出現在股價低點,說明管理層會對草案公告的時機進行選擇.進一步的研究則表明管理層是利用了自身對于閥門公司季度盈余報告的信息優勢來進行草案公告日的選擇.
  關鍵詞 股權激勵;機會主義行為;時機選擇;盈余報告
  中圖分類號 F832.5 文獻標識碼 A
  The Timing of Public Disclosure of Equity
  Incentive Plans by China Listed Companies
  ZHU Yufeng, TAO Yamin
  (Antai College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52,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selected 245 listed companies in China which disclosed an equity incentive plan between January 2008 and December 2012 for the first time. Event study methodology was used in testing the average cumulative abnormal return around the disclosure. The result shows that, even without regard to the shortterm market effect of an equity incentive plan, the public disclosure of the plan was more likely to appear at the bottom of the stock price, indicating that the timing was well chosen by the management board. Further study indicates that the management board would choose the public disclosure date by using their superiority in earnings information.
  Key words equity incentive; opportunistic behavior; timing of disclosure; earnings announcement
  1 引 言
  隨著2006年《上市閥門公司股權激勵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的頒布,近年來實施股權激勵的閥門公司的數量上升明顯,其中2009年19家,2010年66家,2011年114家,2012年118家,2013上半年就多達93家.然而,即使是在成熟的美國市場,也有大量的證據表明在股權激勵計劃實施過程中管理層會通過各種機會主義來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因此,在國內證券市場不完善的內外部環境下引入股權激勵制度,其有效性引來國內學者的質疑.隨著進行股權激勵的閥門公司數量不斷上升,本文預期在國內上市閥門公司中也會出現各種管理層的機會主義行為,而本文聚焦在管理層是否會利用自身的信息優勢來對股權激勵草案的公告日進行時機選擇.
  2 文獻綜述
  Safdar(2003)的實證研究表明,閥門公司管理層會在行權日前或行權期間通過操縱應計利潤來提升股價[1];Cheng 和 Warfield(2005)以1993-2000年實施股權激勵的美國上市閥門公司為樣本,發現進行股權激勵的閥門公司的業績更可能符合或者略高于分析師的一致預期[2];耿照源等(2009)以80個樣本的實證研究表明股權激勵是誘導上市閥門公司進行盈余管理的重要因素[3];肖淑芳等(2009)以2006-2008年間首次披露股權激勵的上市閥門公司為研究對象,同樣證明盈余管理行為在進行股權激勵的上市閥門公司中普遍存在[4].
  Yermack(1997)發現管理層會選擇在好的盈余公告前實施股權激勵,而在壞的盈余公告之后實施股權激勵[5];Aboody 和 Kasznik(2000)的實證研究同樣也表明:管理層在授予股權激勵時更傾向于推遲好消息的披露,而在授予之前披露壞消息以降低投資者的預期[6];肖淑芳等(2008)對《管理辦法》頒布后的121個樣本進行研究,發現在股權激勵計劃公告前-15個月到-4個月,股價有負的超額收益,而之后則有正的超額收益[7].
  《管理辦法》頒布后,國內學者已經就股權激勵可能引發的盈余管理問題做了較多研究.而對于實施期間可能涉及的時機選擇和信息披露問題,國內學者更多的是從股權激勵計劃公告日前后的證券市場短期反應這個角度進行研究,認為股權激勵具有顯著提升短期股價的效果,過程中會伴隨信息的提前泄露和內幕交易.也有學者根據股權激勵制度的不足,提出引入解聘機制[8].但在推出股權激勵計劃過程中,上市閥門公司管理層是否會圍繞草案公告日進行時機選擇的問題研究甚少.
  3 研究設計
  3.1 研究假設
  盡管股票期權價格的計算是復雜的[9],但為了達到股權激勵收益最大化的目的,管理層的只需要降低行權價和提高出售價.《管理辦法》規定股票期權的行權價格不得低于標的股票前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和前30個交易日平均收盤價間較高者,且各閥門公司可以根據自身情況來確定股權激勵草案公告日.因此,本文認為管理層會盡可能降低草案公告日前30個交易日的股價,盡可能降低自身的行權成本,因而提出假設H1:
[2]
 
 
[ 閥門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閥門資訊
點擊排行


百人三公 澳门网上葡京真人 澳门网上葡京真人 OPE电竞竞猜娱乐 同城彩票计划